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金融監管 >> 正文

葉燕斐:金融監管必須更好適應金融機構數字轉型需要

2019-12-03  來源: 新浪財經   瀏覽量:
12月01日,由瞭望智庫、財經國家周刊主辦的“第四屆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2019”在北京舉行,中國銀保監會政策研究局巡視員葉燕斐出席會議并發表主旨演講。

本網訊:12月01日,由瞭望智庫、財經國家周刊主辦的“第四屆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2019”在北京舉行,中國銀保監會政策研究局巡視員葉燕斐出席會議并發表主旨演講。


葉燕斐表示,金融監管也必須更好的適應金融機構數字轉型的需要。其中,第一個,監管必須更有前瞻性、適應性、包容性;第二個,監管必須堅守風險底線;第三個,堅決維護好消費者的權益,加強監管;第四個,可能還要合理延伸擴大監管的邊界。


以下為演講原文:


謝謝聶歐的邀請,也謝謝聶歐的介紹,前面幾位嘉賓講的非常好,非常大的啟發。說點我個人的一些思考和一些觀察,這幾年從我們個人的生活、工作中確實感覺到金融科技特別是以數據的收集、加工、處理、應用為基礎、為核心的金融科技的發展,對我們的生活、對我們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都帶來了巨大的變化,是一種革命性的變化,這些變化體現在金融業的方方面面,比如在服務對象上,過去我們金融關注不到的一些人群,我們想可能作為長尾的那些人群,現在通過電商、通過大數據,我們也能關注到了,并且能服務上了。過去服務內容比較大眾化的,現在更加精準化、個性化,過去沒有的一些產品,比如數字資產,各種代幣現在也出現了。在服務方式上、服務體驗上,我們現在有人工智能服務、有遠程服務,在業務模式上,不管是從獲客、還是在推送、還是在售后,都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在銀行、在金融機構的內控和風險管理上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感受這些變化我們深刻體會到,馬克思說過,科學是革命性的力量,什么是革命呢?革命就是新勢力取代舊勢力、推翻舊勢力,革命就是舊勢力不被推翻、新勢力把它的靈魂注入舊勢力的軀體當中,以舊的面貌出現、但是代表新的靈魂,我想數字科技對我們的金融業帶來的沖擊是方方面面的、是巨大的。所以金融業必須更好的適應數字化的變革,更好的數字化轉型的需要。馬云幾年前曾經說過,說“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確實是,現在沖擊是非常非常大的。


金融業怎么樣去適應數字化轉型呢?這是很大的難題。以制造業為例,我們知道,德國工業4.0是過去1.0、2.0、3.0、4.0轉換過來的,1.0就是機械化,2.0就是電氣化,3.0就是工業的自動化,4.0就是工業的自動化和智能化。當時我們討論我國的工業基礎的時候,發現我們的工業基礎可能從1.0到2.0、3.0、4.0,這四個版本可能都有,手工可能也占很大部分,有的地方還沒有實現機械化、有的地方還沒有實現電氣化。從銀行來講,其實也面臨這個問題,還有不同的發展階段、不同的金融機構,不同的地域差距、機構差距非常大。從基礎來講,服務態度、服務精神,可能屬于1.0版本的事情,但是很多金融機構還做不好,以前領導講過,金融是什么行業?金融是服務業,說你們不知道服務業是什么,就去餐館看看端盤子的就是服務業,我也想,什么時候我們到了銀行的柜臺或者其他的服務柜臺的時候,你要發現這個服務態度比你去飯店吃飯的時候服務態度還好的時候,也許我們進入了1.0版本就做好了。我們還有很多小微企業,可能他們面臨融資困難的時候他們的體會比我們去吃飯那種感覺還更深刻,比去柜臺辦業務的感覺還更深刻,我想金融必須改變。


改革有幾個方面:


第一個,要處理好打牢基礎與創新提高的關系。金融行業本質上是一個管理風險的行業,一定要把風險管理放在第一位。同時,金融行業也是一個信用為基礎的行業,一定要把服務客戶、保護消費者權益放在第一位,只有打牢自己的基礎才能創新提高。


第二個,要處理好自主與合作的關系?,F在金融科技應該是日新月異的發展,從長遠來看,現在可能只是開了一個頭,未來的巨大變化還在后面,但是完全自主可能又做不到,包括我們很大的機構也不能做到完全自主,每個機構基礎、能力、資源不一樣,一定要把握好怎么樣自主。同時要合作,要在金融數字科技中運用的生態圈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


第三個,要把握好成本與收益的關系。金融科技方面的投資肯定是巨大的投資,短期內成本肯定是非常高的。我覺得你們媒體也可以呼吁呼吁,現在金融科技企業都有高新科技企業,稅收方面有加減扣除的政策,金融業做金融科技的投入能不能納入高科技行業考慮,做一些加減扣除,也可以促進金融業更好的應用高科技、更好的自主開發數字科技。


第四個,要處理好短期預長遠的關系。


第三方面,金融監管也必須更好的適應金融機構數字轉型的需要。


第一個,監管必須更有前瞻性、適應性、包容性。前瞻性就是我們要看得更遠一點,我們要看到行業發展大的趨勢。適應性就是我們的監管要更多的考慮到企業或者金融機構創新的需要,當然該限制的限制,但是也不能縮手縮腳,畢竟創新的活力還是在于金融企業、不在于監管。監管必須更有包容性。


第二個,監管必須堅守風險底線。盡管數字科技、金融科技給金融業帶來巨大的變化,但金融的本質沒有變化。金融的核心功能是金融中介和流動性轉化,我們不能因為有人穿上了數字金融、金融科技的馬甲,就任其搞非法吸收公共存款、非法集資、融資、借新錢還舊錢甚至跑路,這方面我們前幾年的教訓是非常深刻的,經過這幾年的大力治理,應該說金融亂象得到了很大的收斂。我們也不能有了金融科技就放松了審慎監管的要求,包括資產風險的分類、撥備、資本、流動性方面的一些基本的要求。


第三個,堅決維護好消費者的權益,加強監管。剛剛孫總講了很多,我想可能提出來一個大家可以考慮研究的,現在監管部門既做行業的監管,又做消費者權益的監管,在理論上來說某種程度上可能有這種利益沖突的,所以在美國和英國它是把消費者權益監管單獨作為一個部門列出來的,和金融行業的監管分開,我覺得這個是可以考慮的。


第四個,可能還要合理延伸擴大監管的邊界。一是對金融科技公司行業屬性可能還得研究研究,它到底屬于什么行業,比如說是屬于科技服務業還是屬于金融輔助行業。二是還是要做一些對金融科技的發展數據可能要適當的收集,統計、匯總、分析。三是要根據金融機構和數字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業務關系,比如外包關系、底層數據、算法模型做一些延伸方面的監管。四是還是要考慮有沒有可能必要把監管部門的延伸調查權延伸到金融科技公司上去,甚至有可能做現場監管和一些必要的處罰。五是怎么樣更好的強化監管手段,包括我們數字監管,提升強化信息科技的建設。六是還要提升監管的能力。


第四方面,政府部門也要更好的改變,適應金融數字轉型的要求。也是我們改善營商環境很重要的方面。我們現在講的營商環境相對來說跟工商企業、小微企業講的比較多,其實對金融機構來說、金融企業來說業面臨同樣的營商環境。我們知道金融業面臨最突出的問題就是數據的問題、信息的不對稱問題,四中全會講數據是生產要素,既然是生產要素,就要充分的挖掘和利用,才能提高資源的配置效率,增加人民的福祉。


第一,剛才秦局長提到,我特別贊同,政府在數據治理中要率先垂范,一定要做好信息公開、信息開放、信息共享。政府有很多的行政記錄,比如環保執法、市場監管執法、安全生產執法等等這方面的行政記錄。我們有一家公司就想做全國的環境信用的數據庫,但是苦于很難找到這方面的數據,要么有的地方不發布,要么發布了很快就撤了,馬上撤銷了,處理的企業最終有整改也沒有完成也不知道,所以很難對這個企業進行環境信用方面的評價。第二個,我們還有其他數據,包括孫總他們做的外部售匯數據,包括海關的企業進出口數據,對銀行來說都是非常非常關鍵的。這些數據如果能開放的話,可能對銀行業消除信息不對稱發揮很大的作用。工業數據的地方,比如水、電、氣,我去很多地方做得很好的,地方政府能把水和氣的數據整合起來,但是整合不了電的數據,因為電的數據是行業的,有國家電網、南方電網,所以為什么泰隆銀行要找企業自身方面的電表數據。司法方面的信息還有財產的凍結、拍賣方面的數據。


第二,怎么樣做好信息的整合,要標準化,減少數據的噪聲。


第三,確保數據的真實性。20多年前,朱镕基總理給清華會計學院提字“不做假賬”,給統計部門題詞就是“不出假數”,現在20多年過去了,最起碼從會計各種假賬來看還會出現很多問題,這也是屬于1.0的問題,這些底層的數據如果都不太真實,所以我們很難做好數據治理,更不要說后面數據應用的問題。


第四,征信要開放?,F在我們的征信在監管部門也好、在人民銀行業好,把一些信用數據征集起來了,但是沒有對合適的有資質的公司進行開放,這可能是很大的問題,有很多企業的信用記錄的數據,這些數據光給銀行,包括大銀行他也很難處理,可能需要專業化的征信機構來做這些工作,在這方面我覺得還是要解放思想,可能要形成某種征信機構有限競爭、寡頭壟斷這么一個格局,這樣對提高征信的服務水平,對促進競爭的公平也非常有幫助,因為對小銀行來說,可能他的信息數據處理能力就更差了。


總之,數字金融給我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這種機遇可能未來會看的更清楚,但是也帶來了很多的挑戰,需要我們從方方面面去努力。我就講這些。謝謝大家。(稿源:新浪財經  責任編輯:宿波)


內蒙古金融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內蒙古金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內蒙古金融網)”的作品,內蒙古金融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內蒙古金融網版權所有

郵箱: [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 0471-4952235   傳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顧問: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蔣   利   電話: 18686014277

                        內蒙古若輝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李文靜  電話: 18404823333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經營許可證 蒙ICP備08100000號

·內蒙古金融網絡傳媒中心 中國網通集團提供寬帶支持  技術支持:微邦網絡


內蒙古金融網微信公眾平臺

內蒙古新金融研究院
可汗在線直播
5元5微信红包群二维码